設為首頁 加人收藏

快捷服務

聯系我們

行業動態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其他欄目  >> 行業動態  >> 查看詳情

省城熱企再迎環保“大考”

來源:濟南日報

日期:2015-10-08 08:06:13 

點擊:6508 

 
  為治理大氣污染,還百姓一片藍天白云,近年來濟南供熱企業紛紛加大環保投入。不過,隨著超低排放成為煤電的“新常態”,各省紛紛出臺政策推進燃煤機組超低排放,隨之而來的“史上最嚴環保標準”,對于供熱企業而言,無疑構成了嚴峻的考驗。
        一、“史上最嚴環保標準”
       近日,山東省出臺《關于加快推進燃煤機組(鍋爐)超低排放的指導意見》,根據《意見》,到2018年底前,全省10萬千瓦及以上的燃煤機組和單臺10蒸噸/小時以上燃煤鍋爐全部完成超低排放改造,達到天然氣燃氣輪機組(鍋爐)排放標準,逾期不達標的機組(鍋爐)將實行停產治理。
       這份《意見》的出臺,使得超低排放這個有些陌生的詞語再度進入人們的視野。什么是超低排放?超低排放究竟有何特別?
       記者從環保部門獲悉,所謂超低排放,是對燃煤機組現有的脫硫、脫硝和除塵設備進行提效改造,并增加二級吸收塔和濕式電除塵等設備,使最終煙氣排放指標達到或優于燃氣機組的標準。不過,根據中電聯2015年初發布的《中國電力工業現狀與展望》,超低排放主要針對的是常規大氣污染物,即煙塵、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而不包括其他污染物和二氧化碳。
       2014年9月26日,山東首個煙氣超低排放示范工程—華能白楊河電廠6號機組煙氣超低排放升級改造項目通過環保竣工驗收。據負責此項工程改造施工的山東國舜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相關人士介紹,燃煤機組經過改造后,煙氣排放可以達到天然氣機組標準,即二氧化硫不超過35毫克/立方米、氮氧化物不超過50毫克/立方米、煙塵不超過5毫克/立方米。
       對于超低排放的減排效果,黃臺電廠廠長馮春打了一個比較形象的比方,“執行超低排放改造后,我們燒一噸煤的排放量,相當于家里燒一個蜂窩煤的排放量。”不難看出,燃煤機組實行超低排放改造后,其排放指標可以達到或者優于燃氣機組的標準,從這一意義上說,超低排放對煤電行業而言才是真正的“史上最嚴格環保標準”。
       據了解,按單機10萬千瓦及以上燃煤機組實施超低排放改造測算,山東每年能減排煙塵5.3萬噸、二氧化硫30萬噸、氮氧化物46萬噸,分別占全省電力的40%、37%和61%,污染物減排效益明顯。
       二、供熱企業資金壓力巨大
       作為工業大省及排放污染物總量第一位的省份,山東省大氣污染治理形勢十分緊迫。山東省對省內排污企業實行更為嚴格的監管標準,對推進污染減排具有積極意義。然而,對于供熱企業而言,不斷提高的環保標準使得他們普遍感到壓力巨大。“實際上現在熱電企業很少有不到10蒸噸/小時的燃煤鍋爐了,為了實現達標排放,我們肯定得上馬超低排放。”省城某熱電企業負責人表示,“環保標準要求越來越嚴,供熱企業只能不斷追加投入。”
       記者近日在濟南熱電北郊熱電廠看到,該廠正在“大興土木”。北郊熱電副廠長董玉峰告訴記者,今年北郊熱電廠投資1億2千萬元推進3個環保項目,包括投資2686萬元實施四臺70MW熱水鍋爐SCR脫硝項目,投資2880萬元,依托清華大學核心技術實施四臺蒸汽鍋爐“煙氣降污余熱深度回收”項目,以及投資近7000萬元實施煤場封閉項目。其中,依托清華大學核心技術實施的四臺蒸汽鍋爐“煙氣降污余熱深度回收”項目是國內首次實施的對燃煤鍋爐煙氣進行降污和余熱深度利用的工程,具有良好的示范作用。
       據了解,濟南熱電已經將超低排放改造列入計劃,董玉峰告訴記者,要實現超低排放改造,北郊熱電廠一臺70MW熱水鍋爐就要投入約2000萬元,全廠8臺鍋爐全部改造需要上億元。“這么大的投資企業沒法承擔,只能依靠銀行貸款。”記者了解到,“十二五”以來,為應對不斷加嚴的環保標準,濟南熱電不斷在環保方面追加投入,僅在環保設施方面的投入就高達6億元,大幅度增加的環保成本使得企業壓力巨大。
       三、穩定達標成熱企關注焦點
       不過,對于供熱企業而言,盡管超低排放改造資金壓力不小,但相比較而言,企業最擔心的卻是改造后如何實現穩定達標的問題。
       一位熱電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環保標準不斷加嚴,甚至出現了剛投資沒幾年的設施只能忍痛拆了再建新設施的“怪現象”。“這不是我們不愿意一步到位,設備改造需要時間周期,新環保技術雖然好,但不一定成熟,萬一不能做到穩定達標企業損失就大了。”
       如今,超低排放改造也面臨這樣的問題,董玉峰告訴記者,盡管當前大型電廠超低排放技術相對成熟,但對熱電企業中的鍋爐卻不一定適合。“就拿脫硝來說,超低排放采用的是低氮燃燒+SCR技術,實際上就是通過低氮燃燒技術使得鍋爐燃燒產生的氮氧化物減少,再通過SCR技術再去除氮氧化物,但這對熱電企業卻未必適合。”董玉峰告訴記者,鍋爐脫硝有一個最佳的反應溫度,火電企業比較適用這一技術是鍋爐較大,負荷相對穩定,但熱電企業用的都是小鍋爐,負荷波動也比較大,再加上熱電鍋爐還必須保證供熱穩定性和效率不能減低,有些技術并非適合我們熱電的供熱鍋爐,這就使得改造技術難度加大。”董玉峰說。
       此外,記者也了解到,當前市場上的超低排放技術五花八門,這也令企業“看花了眼”。“超低排放技術正層出不窮涌現,但誰也不敢保證一定就能穩定達標,我們不能隨便就上馬改造項目,不能采取“拿來主義”,需要根據我們熱電企業不同燃燒方式、不同運行方式的不同類型鍋爐進行逐臺論證,必須慎重決定。”董玉峰說。
亿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